和平时期如何实施国防动员的简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信息化局部战争条件下国防动员,是随着战争形态的发展而发展变化,特别是当今世界信息技术高速发展,战争形态、作战样式、军队武器装备、编制体制等都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现代信息化战争对做好国防动员工作有以下几点启示:

  贯彻落实军民融合式发展的战略思想是信息化条件下提高国防动员整体水平唯一的正确道路。首先是国防动员的融合。这是军民融合式发展的首要。第二是科研技术的融合。这是推进军民融合式发展的支撑。发达国家在高技术武器研发方面具有超高的军民融合度,比如美国的关键技术中有80%左右军民重叠。第三是信息共享的融合。这是推进军民融合式发展的平台。提高国民经济数字化动员水平,实现民兵预备役部队应急力量野外“动中通”,逐步建成集防空预警、通信警报、指挥控制、监视定位于一体的防空信息系统。第四是后勤保障的融合。要打破军地、部门之间的界限,共同完成物资、装备、交通、生活、医疗等保障任务;逐步探索任务衔接、梯次保障的模式,明确各保障力量在联合封控边境、抢险救灾、维稳处突等行动中的运用时机、数量和方式,确保任何情况下保障有力。

  未来战争爆发突然,战略、战役界限模糊,战区部队在连锁反应背景下遂行作战任务,而动员速度与质量是遂行任务首要解决的问题。一是紧贴作战需求,健全快速动员预案。快速动员预案,是兵员战时快速高效动员的基本依据。应充分考虑军事斗争中对各种专业技术人才的需求,着眼实质性动员准备的细化、量化、具体化,针对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完善精确实用动员预案,明确动员任务、程序,并将任务分解细化,确保预案实用、管用。二是军地联演联训,加强动员演练。加强涉战区军地实战性国防动员演练,提高国防动员的平战转换能力。当前应重点抓好涉战区城市防空分队、战勤保障分队、科技支前分队、应急分队成建制应用训练和快速动员演练,使其达到动员编成一体化、模块化,提高快速动员能力。三是增强首批作战的抗击力和攻击力。必须注重预备役部队动员的爆发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把动员潜力转化为战争实力,在局部地区形成压倒性的对敌力量优势,在有限的时空内释放出更大的能量。

  一是加强涉战区对口专业技术分队动员建设。按照“建为战”、“建为用”的要求,逐步将动员重心由农村向城市和交通沿线转移,做到“三增三减”。即:减少一般专业分队,增加高技术专业分队;减少不对口的专业分队,增加对口的专业分队;减少“战斗型”专业分队,增加战场勤务、战斗勤务“保障型”专业分队。二是合理确定涉战区后备力量结构。目前,涉战区空军、炮兵预备役部队的后备力量建设比较薄弱。未来从作战后备力量建设情况看,现在总体结构类型还不是技术型。为此,必须以作战任务为牵引,重点加强涉战区空军、炮兵预备役部队等专业技术兵种的后备力量的比例。三是军民融合,加强信息化人才队伍建设。要全面准确地掌握涉战区民用通信网、数字微波传输网、广播电视网等信息化人才的潜力情况,建立军地一体、平战结合、纵横相接的人力信息资源数据库,把军民通用专业技术兵员、计算机网络人才、电子技术人才编入民兵预备役组织,不断提高国防动员的科技含量。

  联合作战是各军兵种在多维空间展开的一体化作战。满足现役部队组扩编和参战支前需要,是民兵预备役部队动员的基本任务。首先,满足精确化联合作战诸军兵种组扩编需求。战争一旦爆发,边防部队、各参战部队、预备役部队及后勤保障部队都需要进行程度不同的扩编和补充。为此,必须以联合作战的需求为牵引,打破军兵种动员各成体系的模式,按照军地一体、联合行动的要求,动员各种力量,实施联合补充。其次,满足精确化联合作战诸军兵种战场勤务保障的需要。未来作战,涉战区地势险峻,气候酷寒,交通不便,一旦战事发生后,兵员、物资投送保障量比较大。为此,必须强化“军民融合式”保障的观念,突出科技力量参战支前重点,逐步实现由单一保障陆军作战向保障诸军兵种作战转变;从保障陆战场向保障立体作战转变。

  信息技术的发展及其在军事领域的广泛运用,使战争中制信息权成为制胜的关键。一是建立横向连通、纵向一体的“网状”动员指挥体制。必须按照“完善动员机制”的要求,着眼“平时应急、战时应战”的需要,构建网状国防动员体制,实现树状指挥向扁平状指挥转化,从根本上提高国防动员指挥的实时、高效。二是充分运用现代信息技术手段提高动员工作效率。实现对动员潜力全范围、全领域、全内容快速查询和综合汇总,解决“一目了然”的问题;实现数据信息实时、动态、在线更新,解决“变化准确”的问题;实现根据不同军事需求自动生成国防动员计划方案,解决“辅助决策”的问题。三是动员信息力量积极配合主力作战。建立民兵预备役部队网络攻防分队,开展形式多样的“网络战”,配合主力进行电子防御、电子对抗和电子佯动,对敌作战指挥网络实施攻击,干扰和瘫痪其指挥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