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宁一卫生院发生散发性结核病疫情 数百人接受筛查

  6月18日中午,在南宁市邕宁区那楼镇罗马村,透过门缝看着被关在屋子里的弟弟,李女士发出一声长叹:“天天这样下去,我们都要疯了。”她的弟弟李刚(化名)是一名精神病人,原本在邕宁区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住院治疗,今年4月被其他病人传染肺结核,转院治疗后申请再次到卫生院住院,遭拒。

  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调查发现,该卫生院被指擅自增设过多床位,造成呼吸道传染病传染扩散安全隐患。事发后,邕宁区卫生主管部门要求该院减少床位,进行整改。

  50岁的李刚是邕宁区那楼镇罗马村人,家里住的是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建的土房,比较简陋。他的房间里,除了一张木床,就剩下一个黑色的胶桶,吃喝拉撒都不出房门。6月18日中午,他的四姐李女士做好午饭后打开房门,把一碗拌着西红柿炒蛋的白粥递给他,只见他“呼啦呼啦”几口就吞完,把空碗丢在破了洞的草席上。

  “他偷吃别人地里的甘蔗,被打了一顿,从那以后就开始不正常了。”李女士说,大约30年前,弟弟突然出现精神异常,一天到晚自言自语,有时还打人。为此,家人多次把他送到蒲庙镇卫生院及那马精神病医院治疗,但病情时好时坏,反复不定。

  2018年6月,因不按规律吃药,李刚病情再次发作,常常晚上不睡觉。在当地派出所的帮助下,家人强制将他送到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治疗。李家有五姐弟,除了李刚,其他人都早已结婚成家,只剩一个80多岁的老母亲跟他相依为命。对于他长期住院治疗这种状态,家人都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家里根本没人能照顾他”。平时,他的医疗费由姐妹负担,大姐、二姐每个月会探望他一两次,大家相安无事。直到2019年4月,这种平静被打破了。

  “卫生院通知我们,要求连夜把人接走。”李刚的大姐说,4月16日,她接到蒲庙镇卫生院的电话,对方称李刚得了肺结核,要马上隔离治疗。当晚10时许,家人把他送到了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经过20天的治疗,5月6日出院。在此期间花费了1万多元,绝大部分均由医保报销。

  李刚从南宁市第四人民医院出院后,家人打算再次把他送到蒲庙镇卫生院精神病科住院治疗,但遭到了院方拒绝。“他们说没有床位了,让李刚去其他医院。”李刚的大姐说,弟弟被隔离治疗时,卫生院的领导曾向家属承诺,“把肺结核治好再回来”。如今,一个多月过去了,她数次找到卫生院,对方一直表示没有床位。

  由于卫生院不能收治,李刚的家人只能把他关在房间里。上个月,他的母亲摔跤导致手脚骨折,他远在杭州的四姐只好回来照顾两人。